当前位置:主页 > 工商 >

工商

消费贷有何“原罪”?






作者:薛洪言



消费贷已经无处不在



上周,持续见了几位开创人,有物风行业、医疗行业,也有高科技企业,大家聊的都是统一个话题,如何转型做金融业务,特殊是消费金融这半年来的火爆,成为创业者们茶余饭后的谈资。上至如何设计金融产品模式、如何对接资金渠道以及如何寻找潜在的股权投资者等等,下至人工智能的公司、大数据的公司、SaaS系统服务商等。



上周,做校园贷起家的趣店申请上市了,差不多的时间,有记者发现今日头条在静静招聘消费金融风控职员,聚美优品也上线了颜值贷。



当前,发展消费贷业务仿佛已经成为全民共鸣,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其盈利能力。2017年2月,上市公司二三四五发布业绩快报,旗下现金贷产品“2345贷款王”实现净利润1.13亿元,而2015年度尚亏损731.81万元,短短一年内便由亏损到过亿净利润。



在P2P平台广泛为盈利难而陷入经营困局的同时,现金贷业务的超强盈利能力无疑给互金行业打了一阵强心剂,一时间所有人都找到了方向,鼎力发展现金贷业务。



但是,金融业务不同于其余,火爆往往不是件好事。金融业务始于实体经济的需求,实体经济的发展是线性的,而金融业务的发展则能够是指数级的。从趋势上看,二者总是轻易涌现背离。当一类金融业务变得“火爆”时,往往意味着其发展速度已经超过了实体经济的线性增速,便呈现了脱实向虚,埋下了危险的种子。



所以,作为一个金融人,对“火爆”二字老是要心生小心的。消费贷火爆了,火爆的当面有什么问题呢?



实在,端倪已经出现。早在今年4月份,监管机构对现金贷产品的高息和催收环节中的非法行为进行整顿;之后,全面叫停了非持牌金融机构发展校园贷业务;近期,各地开始严查消费贷资金流向。见微知著,消费金融可能不再是监管机构互金监管的“法外施恩”之地。



真要细究消费贷的潜在风险,还要从此轮消费贷火爆的源头开始讲起,风险的种子就藏在促使其爆发式增长的原因里。







投资需求驱动下的白领消费贷



就白领群体这条业务线而言,更多地是需求驱动。究竟,对于优质白领群体,银行的消费贷产品一直是开绿灯的,2014年前后,供给侧产品端并无基本性的变化,变化的是需求端。白领的资金需求有两类,一是消费需求,一是投资需求,消费需求的变化是渐进的,投资需求则是可以集中暴发的,所以,投资环境的整体向好才是白领贷崛起的重要诱因。



一方面是P2P等理财产品开始大批崛起,动辄15%以上的年化利率为白领群体薅羊毛供给了绝佳的场景。典型的操作便是,从银行白领贷中以6-7%左右的利率贷款20万,转手投资到15%左右的P2P理财产品中,一年薅羊毛净赚2万元左右。更有甚者,有人转手把钱借给了高利贷,不出问题的情形下一年薅羊毛净赚5万元左右。



另一方面则是2014年下半年A股开启牛市行情,杠杆牛下,资金短短一两个月内便能翻倍,不少人开端主动申办消费贷产品,既方便率高达20%以上,投资到股市好像都有利可图。这一次,不仅银行的低息消费贷受到青睐,互金平台、配资公司的高息消费贷也火爆起来。



需求的增加反过来刺激了供给侧,各类金融机构纷纷推出各种各样的消费贷产品,消费金融迎来了风口期。



供应侧放开,蓝领&学生群体迎来消费贷的“春天”



与白领群体不同,蓝领&学生群体则是典型的供给侧驱动。原因很简单,2014年之前几乎没人愿意给他们贷款,2014年之后,供给侧忽然出现了各类现金贷产品放在他们眼前,需求被供给激发出来了。



白领们该买的手机都买了,该升级的消费也进级了,所以投资性需求占据了主导位置。而蓝领&学生群体,对投资并无经验,也无兴趣,消费升级才是其贷款的最大驱动力,最典型的便是智能手机等3C产品。



事实上,无论是趣分期、分期乐、买单侠等创业机构,仍是蚂蚁借呗、苏宁率性付、京东白条等电商系消费金融产品,最早的一批用户,大多数都是用在了手机分期上。之后,随着智能手机遍及率趋于饱和,各家在业务构造上才真正实现借贷场景的多元化。



蓝领&学生群体的消费需求一旦被贷款翻开,在消费欲望的趋势下,消费金融的场景开始从3C扩充至其他领域,各类创业机构打着场景金融的旗号便从各个领域开始了布局,典型的如医美贷。



由于蓝领&学生群体的贷款渠道受限,并不像白领群体那样在意借款利率,成为这些创业型消费金融机构的最爱。



消费贷的“原罪”



从起因溯源中不难发现问题所在。



针对白领的消费贷融资产品,其原罪在于“资金用途”。2014年以来,P2P开端,股市接棒P2P,楼市接棒股市,“好”的投资标的层出不穷,白领们很“缺”钱,白领贷需求很火爆,金融机构的生意很好。



只是,没有只涨不跌的投资品。股市牛转熊后,多少白领因股票大跌背上了沉重债务?薅羊毛的人反被割韭菜;楼市开始降温后,高杠杆买房的人不得不廉价割肉,来偿还沉重的本息压力。



针对蓝领&学生群体的消费贷产品,其原罪在于“高利率覆盖高风险”的简略粗鲁的业务模式。在这个简直万能的模式下,现金贷平台几乎可以给任何群体放贷款,不需要什么场景,也不需要斟酌风控问题,门槛低易复制,短短一年时间内,行业内便能冒出数以千计的现金贷平台。



蓝领&学生群体在借款消费的诱惑下,极易打破负债才能的极限,走上多头借贷、借东家还西家的恶性循环之中,一旦链条决裂,借款人身背沉重债务,放贷平台则可能会见临小范围内“次贷危机”。于双方而言,都是在走钢丝,且没人敢先停下来。



前景展望



当前,我国的消费升级过程仍在连续,居民杠杆也处于相对较低的程度,消费金融的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。对于消费金融业务,整体上依然应该持激励和支持的立场。



只是,部分问题仍旧要改正。对于蓝领&学生群体的消费贷产品,从利率管制着手便抓住了“七寸”,高利率笼罩高风险的模式玩不转,业务空间也就遇到了天花板;对于白领群体的消费贷产品,则应强调场景的重要性,杜绝消费贷款资金违规进入股市、楼市等投资范畴。



(作者系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)